緬甸大金塔遊記

我們起床晚,到達大金塔時已經是快中午了。因為我們是外國人,每人被收了約40塊人民幣的門票。我們正在一邊心疼錢包一邊往裡走時,一片亮光突如其來地從上空澆了下來。是大金塔,很粗,很大,在太陽的照耀下金的閃閃發亮,讓人瞎眼,不敢直視。應該是四千多顆鑽石和半噸黃金讓我對宗教產生了莫名的敬畏。因為眼瞎,我們一進去就找了個地方休息。在休息的地方我遇到了泰國機場那個美國女孩。這個女孩看起來很酷,一是因為她那個發亮的鼻環,一是因為她說她是一個寫詩的。我生活的周圍很少寫詩的人,更多的是像我一樣玩手機的。她還是在寫遊記。用筆寫在本子上。等飛機的時候我親眼看着紙面被最小的字體慢慢填滿,很神奇。我希望自己也能用筆記錄下自己的思想。可是我不能,因為我沒有時間。我要用空餘的時間不停地刷手機。最近一次我用筆記下的文章就是入境申請表格了。
說實話,這次出行,遇到的幾個美國人讓我對美國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變。這幾個活生生的美國幾乎都來自鄉下(原來美國也有鄉下),思想都保守務實,他們甚至對城市感到不適應。從事酒店管理,消防員等工作,剛在曼谷看完星球大戰電影的我感覺不作為英雄的美國人民更親切。

景點很大,太陽很曬,我們邊走邊休息。中間遇到兩個同胞阿叔,他們同小白聊了很久,大致是說緬甸這邊條件很艱苦,臨別我向他們打聽怎麼去大巴車站,他們說不清楚,出來玩都是單位的專車接送的,不用考慮這些問題。

慢慢地,我竟然同小白和小黃走散了。和小白走散我還記得是一個大爺同我搭訕,問我是不是大陸的,問我會不會講廣州話,我說會,然後他就開始跟我講客家話。。。說他們家之前是汕頭哪裡哪裡的。。我問他在這裡幾代了,他開始慢慢地用指頭數,但終沒有數清楚。於是我開始轉移話題,問他大巴車站在哪裡,可能是聽不懂,他就開始就用緬甸話敷衍,看我不耐煩,又說不用擔心,晚點叫人帶我過去。等我抬頭時小白自己已經消失了。我終於明白老人聊的不是內容,而是恍惚的鄉愁和寂寞。

告別老人,繼續前行。再次轉到我們進來的入口時,已經一點多鐘。我問門口的工作人員哪裡有廁所,廁所回來之後感覺餓了,又問他們附近有沒有賣吃的地方。這是由小哥,大姐,阿姨,老奶奶組合成的工作小組。他們可能不太懂英語,但通過我的流利手語顯然明白我是要找吃的,其中一個大媽就開始四處找,從桌子下面翻出一個保溫箱,箱底還有好些米飯,還是熱的,拿盤子過來裝了滿滿一盤,那個老奶奶把一碟碟的剩菜擺出來,並開始拿水果做沙拉。看到這個場景我很是生氣,他們明顯是把我當成要飯的了。我是如此生氣和餓,於是我開始大口大口地吃起來。吃完後老媽媽又倒了一杯茶水。吃完飯和喝光茶水我正準備去洗盤子,但盤子被老奶奶用深厚的內力硬搶了過去,我自知不是對手,又是客場,於是和他們匆匆告別。小白和小黃正在前面的宮殿地板上躺着,一邊掙扎着說肚子餓,我躺到了他們中間,躺着很不舒服,吃太飽了。

到了2點多,他們好像實在餓的不行了,堅持說要出去找飯吃,唉,太沒有毅力了,成不了大事。沒有辦法,我只好同他們起身離開,結束了大金塔之行。準備陪他們吃完飯,然後去找大巴站,向路程的下一站出發。

轉載請註明: 轉自船長日誌,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cslog.cn/Content/myanmar-golden-pagoda/zh-hant/

此條目發表在 人在旅途 分類目錄,貼了 ,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 * 標註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和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