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大金塔游记

我们起床晚,到达大金塔时已经是快中午了。因为我们是外国人,每人被收了约40块人民币的门票。我们正在一边心疼钱包一边往里走时,一片亮光突如其来地从上空浇了下来。是大金塔,很粗,很大,在太阳的照耀下金的闪闪发亮,让人瞎眼,不敢直视。应该是四千多颗钻石和半吨黄金让我对宗教产生了莫名的敬畏。因为眼瞎,我们一进去就找了个地方休息。在休息的地方我遇到了泰国机场那个美国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很酷,一是因为她那个发亮的鼻环,一是因为她说她是一个写诗的。我生活的周围很少写诗的人,更多的是像我一样玩手机的。她还是在写游记。用笔写在本子上。等飞机的时候我亲眼看着纸面被最小的字体慢慢填满,很神奇。我希望自己也能用笔记录下自己的思想。可是我不能,因为我没有时间。我要用空余的时间不停地刷手机。最近一次我用笔记下的文章就是入境申请表格了。
说实话,这次出行,遇到的几个美国人让我对美国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这几个活生生的美国几乎都来自乡下(原来美国也有乡下),思想都保守务实,他们甚至对城市感到不适应。从事酒店管理,消防员等工作,刚在曼谷看完星球大战电影的我感觉不作为英雄的美国人民更亲切。

景点很大,太阳很晒,我们边走边休息。中间遇到两个同胞阿叔,他们同小白聊了很久,大致是说缅甸这边条件很艰苦,临别我向他们打听怎么去大巴车站,他们说不清楚,出来玩都是单位的专车接送的,不用考虑这些问题。

慢慢地,我竟然同小白和小黄走散了。和小白走散我还记得是一个大爷同我搭讪,问我是不是大陆的,问我会不会讲广州话,我说会,然后他就开始跟我讲客家话。。。说他们家之前是汕头哪里哪里的。。我问他在这里几代了,他开始慢慢地用指头数,但终没有数清楚。于是我开始转移话题,问他大巴车站在哪里,可能是听不懂,他就开始就用缅甸话敷衍,看我不耐烦,又说不用担心,晚点叫人带我过去。等我抬头时小白自己已经消失了。我终于明白老人聊的不是内容,而是恍惚的乡愁和寂寞。

告别老人,继续前行。再次转到我们进来的入口时,已经一点多钟。我问门口的工作人员哪里有厕所,厕所回来之后感觉饿了,又问他们附近有没有卖吃的地方。这是由小哥,大姐,阿姨,老奶奶组合成的工作小组。他们可能不太懂英语,但通过我的流利手语显然明白我是要找吃的,其中一个大妈就开始四处找,从桌子下面翻出一个保温箱,箱底还有好些米饭,还是热的,拿盘子过来装了满满一盘,那个老奶奶把一碟碟的剩菜摆出来,并开始拿水果做沙拉。看到这个场景我很是生气,他们明显是把我当成要饭的了。我是如此生气和饿,于是我开始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完后老妈妈又倒了一杯茶水。吃完饭和喝光茶水我正准备去洗盘子,但盘子被老奶奶用深厚的内力硬抢了过去,我自知不是对手,又是客场,于是和他们匆匆告别。小白和小黄正在前面的宫殿地板上躺着,一边挣扎着说肚子饿,我躺到了他们中间,躺着很不舒服,吃太饱了。

到了2点多,他们好像实在饿的不行了,坚持说要出去找饭吃,唉,太没有毅力了,成不了大事。没有办法,我只好同他们起身离开,结束了大金塔之行。准备陪他们吃完饭,然后去找大巴站,向路程的下一站出发。

转载请注明: 转自船长日志,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cslog.cn/Content/myanmar-golden-pagoda/

此条目发表在 人在旅途 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