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

深山, 初秋, 傍晚.
“長官,這是在死者大腦發現的.”巡警遞過一個包裹. 包裹満是灰塵的, 好像很久沒被打開過了.
長官慢慢地打開, 發現裡面躺着一個稚嫩的小身體, 接觸了空氣, 慢慢地伸展開小手小腿, 瞪着大眼睛靦腆地看着兩位警官.
“是一個夢!”巡警接過後驚喜地叫了出來, 開始用手撫摸它的肚皮. 小東西咧嘴笑了起來, 興奮地手舞足蹈.
長官從包里掏出一個發光的儀器, 對着小東西掃了一下, 光線透過了晶瑩的身體.
“環海南…”巡警跟着儀器發出的光線慢慢地念道.
“放下吧.”長官一邊收起儀器一邊說.
巡警似乎沒有聽見, 一邊看着鼓起雙腮吸自己食指的夢, 一邊笑呵呵地對長官說:”你看, 它一定餓了.”
長官轉過身來. 這時巡警奪回了自己的食指, 正用雙手作魔爪狀捏爪小東西的小臉, 搞得小東西雙手不停地在胸前拍打反擊不算, 還多次試圖抬起小腿抵抗. 戰況十分激烈.  巡警似乎玩的很開心, 臉上映着紅光, 發出的笑聲和夢的笑聲夾雜在一起.
“被遺棄的夢太多了…”長官似乎若有所思. 但看到夕陽, 沉吟的臉馬上消失了:“今天還有幾處?”
“8個. 下一個在北城區. 好像是那個吃安眠藥的小女孩.”
“走吧!”長官推下了後車廂門.
巡警找了個塊柔軟的草地, 依依不捨地將小東西放在那裡. 小東西瞪在大眼睛迷惑地看着巡警, 咧着的嘴好像還在期待巡警的新花樣.
“轟”的一聲, 發動了的汽車順着路向山外開去.
飛馳着的警車壓過一塊石頭, 巡警和長官在車內跳了一下. 後車廂飄出一張沾着血跡的小紙條. 紙條在空中蕩漾了兩下, 停在了路面上.
上面歪歪扭扭地寫了一行字:”她走了, 帶走了我的一切. 我的生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草地上一直一聲不響地看着車塵慢慢消失的小東西突然眉毛動了一下, 大哭了起來. 哭聲填満了整個空寂的山谷.

轉載請註明: 轉自船長日誌, 本文鏈接地址: http://www.cslog.cn/Content/lost_dream/zh-hant/

此條目發表在 我思我在, 某時雨集 分類目錄。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責任》有 1 條評論

  1. 島主 說:

    ·········好獨特的想法···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 * 標註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和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