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某时雨集

搬家

昨天晚上电脑坏了,弄了半夜,给电脑换了一个硬盘。终于解决问题了。今天上午整理老硬盘上的资料。一个文件夹一个文件夹的看,虽然才用2、3年,但已经很有历史感了。好多文件像是很遥远之前的,却又像近在昨天的。。。文件重要吗?大多数不重要。删掉吗?删掉就没有了,以后再也找不回了。。。 比如当年那些似乎无关紧要的QQ聊天记录。。。

这让我再次想起小时候的那一次搬家,从乡下搬到镇里那次。当年好像是97年,父亲先到镇里工作,几个月后让我搬也下去。我只带了生活必用品,留了大部分东西在乡下。慢慢的,我们竟在镇上定居了,虽然后来回去搬过几次东西,但总感觉搬的十分潦草,因为认为毕竟乡下才是自己真正的家,感觉总有一天会回去。好些东西,甚至是认为比较重要的,留在了那里。然而,之后我上了大学,然后又开始工作,等再次回到老家,进入那个房间时,已经是十几年后。老家已经借给亲戚置放杂物和饲养鸡畜多年,楼上我的房间也早已空空荡荡,仅在阳台上面发现几个我年少时用来当做花盆的瓦罐,只能用它们来记念那段漫长的青少年回忆了。

日常的时候总是这样小心,等要离别时却总是粗糙,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像种花养鱼,烧音响。。。用什么线,什么插头都要讲究,到网上慢慢选,但到了要搬家,大的东西,如鱼缸花盆总是很难搬走,细小的收藏品也很不容易收拾全。一到搬家时段,各种琐事,时间也一定会显的仓促,总没有办法头尾想顾,于是就开始不太在意,开始有意无意的为了省事而潦草。但其实一般结果也还可以,毕竟一到了新地方,也会有不少新奇(或困难?),也就顾不得怀旧了。面前又会是人生的一个新的旅程。

或许人的一生也是这样。我们的生活或许也只是灵魂的一个站点。活着时事情很多,逝世时又有哪个可以打包完全部的行李,交接完所有的事宜?低头过一天天的日子,就如昨天焦虑地在维修电脑,忙的甚至忘记喝水;但也要抬头思考一下人生的大局(最好在海边找一个躺椅?)。明白或终有一天所有的努力会被草草对待,我们又何需过份痴迷?平日如果遇到烦恼,该看开就看开,遇到问题,可以放手的就放手,因为,也许下次搬家,当下看起来很重要的事物其实没有办法随你一起搬走。

发表在 成败几何, 我思我在, 某时雨集 | 留下评论

回不去的河

租住的村子边上有一条河。刚来S市时这条河刚改造不久。在河道两边修了石道,河床则统一铺上了一层沙石。因为河水很少,河道却很宽,所以大多沙石都裸露在水外,特别是靠近村子的大桥下那段,形成一个石滩,俨然成为村民的一个『活动广场』。

到这里居住下后,我就经常去那个沙石滩。对着电脑写代码,写累了就去『广场』活动活动。滩上只有沙子和石头,十分干净,没有尘土,洗过一般。广场有时很热闹,聚集了带着小孩母亲,放学的学生,遛小狗大大爷等。当时我在那里捡了不少漂亮的石子。那些石子现在还摆放在我的花盒里。家里鱼缸里的沙子也是从那里装回来的,鱼缸里的小鱼则是从石滩边上的河水里抓回来的。。。

转眼那些都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的河道不一样了。似乎是基于安全考量,河道的两边被加上了堤栏,设置好多牌子,提示大家不要下水,甚至后来雇请了好些监护人员全日巡查。石滩也开始长草,现在已经布满河道,大的茅草一人来高。而我接的活越来越多,前年又开始参与期货交易,更是忙的不可开交。总之,那条河看来是回不去了。时间过去了,事物就变化了。什么是时过境迁,这流动的河水就是恰当的答案。

发表在 某时雨集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那晚踩到屎

如眼前一般,那却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因为在家工作的原因,我一般很少外出。那天应该是有特别的事情,我出去了,而且很晚才坐公交车回来。车上一直很难受,一是因为挤,二是因为水喝多了,一路很憋。下车后忍受不住,还好车站偏僻,而且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我飞快跑到路边一棵大树下小解。

小解完我闻到一阵怪味。步到月光下一看,果然,鞋底粘了一片胡渣样的粘稠物,散发着刺鼻的恶臭 — 我踩到屎了。不应该那样鲁莽地跑到车站附近的暗处,我开始怪自己的后觉。

我马上草地用力的擦蹭。不过这屎并不是很干的那种。其实也容易理解–下了公交就跑到树后拉出来的不会是很干的那种。当然也不是很稀的很种,毕竟如果是太稀的那种,也不可能被忍到下车之后。总之因为那样的形态,能蹭去的并不是很多。

没有特别的办法,我开始沿着向家的方向走。因为接近深夜,路上没有其它的行人。这样的夜晚很适合思考人生,不过一路上我却频频分心。大脑不时浮现鞋底的残影。。。

那晚我并没有径直回家,而是来到了屋后山脚的水沟口。找了一根树枝蹲在水沟边清理那只鞋子。

待反复清洁完毕,举目一看,好一轮明月!臭风拂面,流水潺潺,前方树阴斑驳,四周虫兽和唱。而主角就是这轮明月。『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那时我竟想起了张若虚的千古绝句: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

转眼事情已经过一年了。今天晚上我再次来到这个水沟口,望着眼前的这轮明月百感交集,今晚几乎一样的晚风,几乎一样的明月,几乎以同样的过程又踩到屎。我感慨万千,逐将往事记之。

发表在 某时雨集 | 标签为 , | 留下评论

被看到了

买了个鱼缸,在鱼缸里养了一条大鲤鱼。春节回家过年。不放心鱼,回家前安装了一个远程摄像头,通过网络可以远程监视鱼缸的情况。并且使用单片机DIY了一个远程控制的照明与喂食系统。

晚上我看着摄像头给鱼喂食。半个小时后,鱼早已经吃完了鱼食,像是在散步之中。突然我看它停住了,慢慢转向摄像头,越来越近,不动了,1秒,2秒,5秒。。。仿佛看到了那个摄像头,穿过网络看着我的双眼。。。这种四目注视的假象诡异地让我打了个寒战!然后只见那鱼如梭一样转身,瞬间冲进了水草后面,不露出头尾,画面不再有动静。

这让我想起了8岁那年在那条村巷突然奇怪地感觉有人在小雨间从黑暗处注目自己,以至于飞跑的往事。细想当时或到现在的我亦可能是别人鱼缸里的鱼吧?

补注:几分钟之后,那条鱼从水草后慢慢地游了出来,然后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悠然地散步着。再半个小时后我把鱼缸的灯关了,自己也去睡觉了。

发表在 我思我在, 某时雨集 | 留下评论

重庆往事

那天周未。早上在广场上坐了一会,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直奔家乐福。

在那里买了电磁炉、碗、筷子、菜刀、切菜板、勺子…. 准备自己做饭。

光准备东西就到了12点多。2点时饭菜终于做好了。但很快就吃出来菜的味道不对。还好我从小聪慧过人、思维敏捷、观往知来、触类旁通,稍加分析,当即发现原来炒菜时忘了放油了。于是马上跑下去到超市补了一瓶食用调和油。

记得那天吃完午饭已经是重庆的傍晚了。

发表在 人在旅途, 某时雨集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可怜的小老鼠

前些天去朋友家住了两天。朋友跟父母一起住,朋友的父母在饭馆工作。晚上他们下班回来我跟他们闲聊。闲聊的内容天南地北。但两天下来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只可怜的小老鼠。

详细其实我们也不是真的在聊那只小老鼠的。他们跟那只小老鼠的也不是很熟悉。所以不用向我打听那只小老鼠的名字。我唯一知道的是它很可怜。

事实上那个小老鼠只是个龙套,一个可怜的龙套。我们的真正的聊天主题是他们所工作的那家饭馆。确切的说或许那家饭馆也有可能是一个龙套。如果事情真的是这么可悲的话,我们聊天的真正主题应该是中国的餐饮业的卫生情况。

继续阅读

发表在 某时雨集 | 一条评论

工作痴

痴迷工作的人似乎受人敬重。身边经常有人晚上连夜加班,以至于白天在办公室里瞌睡打盹。好像工作再多也不为过。好似为工作玩命的人都应该赢得奖杯一样。事实上,我认为这种痴迷地工作不但不必要的,而且很愚昧。

做的过多既不能证明你更用心,更不能保证更好的效绩,很多情况下都只是白费工夫而已。

甚至,相对于他们的成绩,工作痴们到头来经常引来更多的麻烦。首先,那种紧张的工作方式本身就不是一个长宜之计。 跑的过快,一但摔跤, 会跌的很惨。 其次,工作狂们通常找不到要点。他们把时间花费在蛮力的使用过程当中,很少三思而行,通常事倍功半。甚至因此为公司引来危机也不稀奇。

或许他们并没有寻找做事捷径的动机,因为他们是如此地痴迷于加班。 加班给他们荣耀感,他们乐此不彼。 为了能有更多的工作做,他们会有意或无意地制造麻烦。他们这样痴迷的工作让那些“本分”员工感觉不好意思。给周边的人带来莫名愧疚感。 会导致更多的员工在下班后留在办公室进行无谓的加班。

如果你只会工作, 你就很可能没有时间思考。久之你的价值观和办事能力就丧失。你不再能分辨哪些工作最值得去做好。工作久了你会身疲力竭,在这种情况下人很难做出理智的决断。 因此, 到头过工作痴最终完成的工作并不会比普通员工完成的多。 他们宣称是完美主义者, 但通常却只是把时间花费在不重要的细节之上, 而不是转移到下一个重点工作中去。

工作痴不是英雄。 他们不是在利用时间,面是在耗费生命。 真正的英雄已经早早下班回家了, 因为她胸怀事半功倍的工作方法。

本文译自Jason Fried和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合著的中的Workaholism一篇。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是Ruby on Rails的创始人。

发表在 成败几何, 某时雨集 | 标签为 , , , | 一条评论

西藏二首

其一 异域那曲

你拉的不
知道会被
谁踩到而你踩着
的永远也不知道是谁
拉的

放弃吧
在你拉不出 来的时候
———————————-

其二

西藏的天
空上飘着一朵带羊sao
味的云
———————————-
—-船长2006

发表在 人在旅途, 某时雨集 | 标签为 , , , | 留下评论

把注意力集中到另一只脚上

昨天无意在CNN里看到一个名为Research into your well-being的讲演。听着不错。 主讲是来自印度的Deepak Chopra医师。以下是听完讲演后的一些笔录。
修行

交乐观的朋友

如果你有一个乐观的朋友, 你自己本人的快乐机率会增加15%, 如果你的乐观朋友他身边也有一个乐观朋友,尽管你本人不认识那个你朋友的朋友, 你本身的快乐指数也会增加10%, 如果这位你不认识的朋友的朋友身边也有一个乐观的朋友(尽管你也不认识),你本人的快乐指数会再增加7%。
所以,要交乐观的朋友, 最好这位乐观的朋友也有一大堆乐观的朋友。

财富康健

一句话带过:(我们发现)The healthiest people were those who didn’t spend money that they hadn’t earned,to buy thing that they didn’t need,to impress people that they didn’t like. (好复杂的丛句,,我是听了N遍才笔录下来的。。。 原句出自Will Rogers。)

把注意力集中到另一只脚上

Deepak Chopra提到自己在泰国跟随和尚们修行的故事。 说修行期间, 一个困扰他的问题是每天早上要光脚外出乞食。 因为不习惯, 所以光脚在外面街道走路双脚总很疼痛。 一天乞食回来之后, Deepak Chopra将这个问题和他的导师说了。他的导师跟他说当你的一脚落地时, 另一只脚会举起, 在那只脚举起的一瞬,它就从痛苦中释放了。 这个从痛苦中释放出来的过程应该会给你的内心带来一种快感。 你只要一直把精力集中到那只被举起的脚上, 你在光脚在外面行走时就不再感觉到痛苦了。

从导师听来的建议

时间中唯一被定格不逝的是“此时”。你一生中对你最重要事情不是别的,而是你此时所做的事; 一生中对你最重要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此刻和你在一起的人, 创造未来的最重要的做法就是注重每个“此时此刻”,活在当下!

原视频地址:
http://us.cnn.com/video/?/video/health/2011/07/21/tedmed.deepak.chopra.TEDMED (观看好像要翻墙)

因为视频来自TED , 于是我又上看TED看了一下。又观看了一个移植了双肺后还坚持在舞台唱歌的女孩的感人故事。 ( 地址 http://www.ted.com/talks/charity_tilleman_dick_singing_after_a_double_lung_transplant.html ),观看中泪流满面。 也许你不知道, 如果你现在健康, 你就已经拥有一些人奢望的全部了。。。

发表在 我思我在, 某时雨集 | 标签为 , , , , | 留下评论

不要太相信云技术

现在云技术正时髦。把书签,文档或照片传到网上,这有好处。 只要能上网,无论在家里还是公司学校, 无论是台式电脑,笔记本还是手机冰箱,都可以访问到这些文档照片。 因为方便,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使用, 甚至最近Google推出的使用Chrome OS操作系统的笔记本更是要最小化本地储存, 把更多的空间留给云技术。

我写这样一个题目不是来反对云技术的。 我自己也使用云技术。 现在我在使用网络书签, 大量的文档存在email信箱里, 网上也注册了dropbox,里面也有资料。 我在这里想指出的云技术有时候不可靠。 大家不要过于依赖云技术。

详细一点:

云技术不一定保密

把照片,特别是女朋友或情妇的照片/或公司见不得人的机密文件上传到网上,比如QQ空间,即便加上100位数的密码, 我感觉也不一定保密。 首先, 云技术公司的员工,比如QQ空间的服务器管理人员,可以轻松地绕过你的密码,在当地服务器硬盘上查看文件内容,或进行复制操作。 当然,一个有道德的公司应该不会让员工这么做,但是, 谁都不能保证一个公司的品德, 特别是在流氓公司横行网络的今天。。。退一万步,即便网络上真的出现了一个像船长我这样的品学兼优做CEO董事的公司, 我也不能保证我招的每一个服务器管理员的质素,更不能保证他们一生不醉酒或不因失恋而失控。储存有这些数据的公司只是保密的一部分。 数据还有可能在传输过程中被黑客或电信机构等或暗或明目张胆地劫取或监控。。。所以,只要你传了情妇(们)的照片到云技术平台上,你可能为自己成为陈冠希2.0埋下了伏笔, 事发之后损人害已。。。三思三思。

云技术不一定安全,数据有可能会丢失

放在云端的数据丢失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导致云技术公司不能提供服务原因很多, 比如服务器故障, 比如机房断电, 比如机房被破坏(自然灾害,外星人入侵。。。), 还有很多更可悲的人为灾难, 比如机房被拔网线,域名被DNS被电信公司劫持, 域名被注册商停止解释(以我的经验,我确信比例是前三后七!)。
事实上让我写这文章的是前不久发的日本核电泄漏事件。 这么先进强大细心的日本, 也没料想到地震和核电站间的种种细节关联。 云技术上的资料, 要依靠天上云端的公司, 要依靠本地的数码设备, 要依靠电力系统, 要依靠网线网络, 天灾如地震, 人祸如核爆炸都可能把今天看来稳固, 想当然可以依靠的数码信息社会时代打破。 现在的网络如超大的肥皂水泡,可能很圆,可能多彩,很多的人甚至搬到里面工作生活学习娱乐, 但这样的水泡实事上挡不住一个小针尖。 如果真的电线干线或网络干线被断开了,手机找不信号了,怎么上网下载云上面的收藏夹? 怎么打开收藏好的菜单做饭?到时你不会后悔没把最心爱的歌词手抄一份放在身边吗?

所以说可以使用云技术, 但因为不一定保密, 所以要明白自己上传的东西有外流的可能。 要谨慎选择上传的东西。 当然,你也可以利用这点, 上传大量的假信息, 让误导窃取的人,让他进入混乱状态,伺机单挑; 因为云不一定安全, 所以最好做本地备份。如果资料重要,备份尽量多做一些, 如狡兔三窟,如曹操九十九墓, 备份尽量多样化, 如照片最好在本地硬盘, 外置移动硬盘(防止计算机故障或被盗窃), 当然,最好再素描一张,藏到华山背后的秘密山洞里。

信息时代,数据无价, 船长友情提醒你认真对待。

发表在 信息处理, 某时雨集 | 标签为 , | 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