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远道来

果然, 文峰大道转盘那里的水不是最深的. 在铁西路中段我明白了. 和很多正在犹豫的车主一样, 我把我的自行车停在了路边, 我是想要拍照. 当然也有成功开过去的, 但大家围观的显然是在水中熄火了的, 正被好几人用力在近乎没腰的水中艰难地推行前进中的那辆. 我拍了三张照片, 收起了相机, 跟在一个壮汉后面. 比较幸运, 虽然水位高, 但毕竟是不流动的.

因为路况不熟, 也没有看GPS, 后来差点上了郑林高速. 走了一大段冤枉路, 到近6点才转回到后营. 此时我已经一身泥水, 衣裤上已经没有净土了.

后面的路程几乎没有积水. 唯有在后营入口有一小滩不到膝盖的小塘. 两岸聚集了些许抓着车把停足观望的人. 人群中刚好留有一个小缝. 我二话没说, 淌水而过. 相对于人群的长久停留, 自己显得如风如云. 但当时未曾多想.

当晚回顾前后, 自问后营人群为何遇小塘而不前? 而自己义无反顾? 那还有什么很深的原因或道理吗? 只不过我已经涉过更深的水路, 如此而已.

转载请注明: 转自船长日志,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cslog.cn/Content/wcydl-20/

此条目发表在 人在旅途, 成败几何, 我思我在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