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词。它不如“黄河之水天上来”的豪迈,亦虽不如“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深情,却无疑是诗词中思想最积极向上的一首。
它外表看起来平平淡淡,但我每读一次,内心深处却总能汹涌澎湃。
每读到它我就想起苏东坡乐观的坚韧。这坚韧有如顽石,固若金刚。如果这顽石被抛至深山,其上也一定会挣扎着长出青苔,即使只是青苔,亦或也会迎风微笑,而山间微笑着的青苔,苏老或可以之为伴,与之对奕深山!
“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是我人生之称的准心。它提醒我在得意时不要忘形,在失意时不要伤悲。但琐碎的生活却经常让我忘记了苏轼的定风波,于是在重读它时总会发觉自己的行径同这个原子钟的差离,于是每每读它是我都在自责和又一次的对苏轼之提醒的深切感激之中澎湃。也因为这个原因,为了更多的机会看到这词,我把它转到blog里。

转载请注明: 转自船长日志,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cslog.cn/Content/nothing_but_su_b/

此条目发表在 诗词精选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