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

深山, 初秋, 傍晚.
“长官,这是在死者大脑发现的.”巡警递过一个包裹. 包裹満是灰尘的, 好像很久没被打开过了.
长官慢慢地打开, 发现里面躺着一个稚嫩的小身体, 接触了空气, 慢慢地伸展开小手小腿, 瞪着大眼睛腼腆地看着两位警官.
“是一个梦!”巡警接过后惊喜地叫了出来, 开始用手抚摸它的肚皮. 小东西咧嘴笑了起来, 兴奋地手舞足蹈.
长官从包里掏出一个发光的仪器, 对着小东西扫了一下, 光线透过了晶莹的身体.
“环海南…”巡警跟着仪器发出的光线慢慢地念道.
“放下吧.”长官一边收起仪器一边说.
巡警似乎没有听见, 一边看着鼓起双腮吸自己食指的梦, 一边笑呵呵地对长官说:”你看, 它一定饿了.”
长官转过身来. 这时巡警夺回了自己的食指, 正用双手作魔爪状捏爪小东西的小脸, 搞得小东西双手不停地在胸前拍打反击不算, 还多次试图抬起小腿抵抗. 战况十分激烈.  巡警似乎玩的很开心, 脸上映着红光, 发出的笑声和梦的笑声夹杂在一起.
“被遗弃的梦太多了…”长官似乎若有所思. 但看到夕阳, 沉吟的脸马上消失了:“今天还有几处?”
“8个. 下一个在北城区. 好像是那个吃安眠药的小女孩.”
“走吧!”长官推下了后车厢门.
巡警找了个块柔软的草地, 依依不舍地将小东西放在那里. 小东西瞪在大眼睛迷惑地看着巡警, 咧着的嘴好像还在期待巡警的新花样.
“轰”的一声, 发动了的汽车顺着路向山外开去.
飞驰着的警车压过一块石头, 巡警和长官在车内跳了一下. 后车厢飘出一张沾着血迹的小纸条. 纸条在空中荡漾了两下, 停在了路面上.
上面歪歪扭扭地写了一行字:”她走了, 带走了我的一切. 我的生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草地上一直一声不响地看着车尘慢慢消失的小东西突然眉毛动了一下, 大哭了起来. 哭声填満了整个空寂的山谷.

转载请注明: 转自船长日志,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cslog.cn/Content/lost_dream/

此条目发表在 我思我在, 某时雨集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责任》有 1 条评论

  1. 岛主 说:

    ·········好独特的想法···

岛主 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